啃电线老鼠

旅途

狼辉






排队,进站,登上火车。

“你要坐里面还是外面?”

“嗯..外面吧。”



凭借着身高优势,裴珍映把两个人的行李安置好后,靠着车窗坐下来,看着拎着行李匆忙的人流。

他要离开这座城市了,本来短途旅游没什么感伤的,但两天的停留还是在心里落下了痕迹。转头看向身旁玩手机的人,他的男友,欲言又止。




就在两天前,已经持续了一周的旅行终于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发生了分歧,由于两人的固执最终妥协于分开行动,并且双方对此似乎都很满意。

安稳的一夜。清晨,裴珍映先醒来,他抬手关闭闹铃,然后看向身边似乎还是熟睡的人,就那样无声地看着,仿佛要把人看醒,没过多久,他轻轻地掀开被子下床洗漱去了。

裴珍映大概用了十分钟就把自己整理完毕了,他的旅行目标很多,尽管做了详细的计划,但他自己觉得还是有点赶时间。

背上书包出门前,他站在床边,扫视着床上那个还未睁眼的人,白色被子边露出了棕色的头毛,另一边则伸出了一条过分纤细的小腿。

他呼了口气,把身上的书包轻轻放到地上。

“起床吗,一起去吃早饭吧,我等你。”

裴珍映侧身躺在李大辉的枕头边,手轻柔拨开被子的一边,好让他的眼睛露出来。

床上的人眉头一皱,脑袋慢吞吞地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并未睁眼,只嘴里呜呜囔囔道:“不去了,我好困啊...”身体也为了表示拒绝在被子里扭了扭。

裴珍映见状,手安抚似的拍了拍正在扭动的人,“好,那我走了,房卡留给你,记得吃早饭,吃的时候报告给我。”

床上的身体又动了动,这次是在表达满意。整个身体都扭向裴珍映,抽出双臂敞开,“知道啦,来抱抱裴同学,我们晚上见,亲亲~”说着嘴巴也撅起来了,但眼睛依旧闭着。

这个人好可爱。

裴珍映起身把那两条裸露在外的胳膊重新塞回被窝里,淡淡吻了吻李大辉两边的眼睫,感受到睫毛的扑动,才慢慢下移,擦过鼻尖,轻轻贴了下唇,便笑着离开了。



独自旅行的过程,总是格外的迅速,然而这是裴珍映意料之外的。

独自一人在五分钟内解决了一碗沙冰消暑后,他发觉自己就只剩一个烟花表演没去看,现在太阳还没下山,地点就在这附近,但是表演晚上八点开始,还有两个半小时....



“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等公交回家,晚上蚊子好多,我得不停地动防止被咬,你呢?”

裴珍映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充满活力的声音,就想笑,那人无论住在哪,都称为家,可谓做到了四海为家。

他抬头望向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,说道:“可我已经被咬了,现在正在看烟花,好美...”

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嘲讽的大笑声,冲断了裴珍映的话,仿佛在给烟花配乐,他便也不吱声了,身边的喧嚣也被笑声打败,光剩下他静静地看,静静地听。

只有,被蚊子咬到的小腿,好痒哦。





裴珍映靠在窗边,看着手机,屏幕上是旁边人那天吃早饭的自拍,依旧闭着眼的老样子。此时旁边的人已经睡过去了,他总是很能睡。

火车座位底下扔着他们的背包,侧兜里,躺着一瓶没用多少的驱蚊水,还很新,是那晚李同学买的。



未完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