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电线老鼠

旅途(二)

旅途(二)

狼辉(最近搞得我想发展成辉狼...

李大辉睡眠浅,那天早上闹铃一响,他就醒了,但是没有睁眼,像小孩子早上醒来不起床偷偷听家长干活说话一样,他一动不动,听身旁的人坐起身,下床,水流出,停止,书包链拉上...

说实话,他有点期待两个人分开的这一天,他们自从交往后就一直黏在一起,接着自然而然的同居,生活平和简单也甜蜜美好的不可思议。直到这次旅行,在两个人靠父母的资助开始的第一次旅途中,他们的生活终于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歧。

李大辉不意外。果然,沉迷安乐是堕落的开始。

很快,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嗓音,低沉又年轻,天生的黏懦夹杂着刚起床的沙哑。在开着冷气的屋里,李大辉的那只耳朵热热的,大概变红了。

他一直喜欢这样闭着眼享受裴珍映的声音,包括他的拥抱,还有吻。

关门声响起,李大辉睁开了眼,瞅着门板,没有瞅出什么动静。于是回头双手摊开,两腿一叉,摆了个大字瘫在床上,身上还遮着白色棉被,他盯着天花板,舌头在唇上舔弄,眼珠也跟着转,时不时皱眉咧嘴,“啊——好饿。”





时值七月,太阳毒辣,潮热的气候给户外旅行的人带来了难以压制的烦躁因子。李大辉在旅店磨蹭到太阳快落山才出门,没有人陪,他原本打算享受一天的冷气按摩,却最终决定放弃享受改为要拍好看的照片炫耀。此刻的气温依旧走两步路一身汗。

然而天黑的时候李大辉还在街上游荡,游着荡着,不自觉地委屈了起来,他做好的独自游玩的心理建设,已经被自己的路痴轰塌。

真是不争气,想裴珍映了。



晚上八点半,公交站。

挂断与裴珍映交谈电话的李大辉保持着下半身高抬腿的交替动作,徘徊于在昏暗路灯的影射下也看不清干净与否的空座椅旁。

他暗下决心绝不能让觊觎自己的蚊子得逞,低着头,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刚刚暗下的手机屏,点开,关上,再点开。

此时正好有一群夏令营小朋友从他身边路过,叽叽喳喳,有说有笑,他抬头看着在闹事的夜晚依旧朝气蓬勃的群体,也跟着笑了,对哦,要给珍映买驱蚊水。







坐在火车上,李大辉一直划拉着自己的手机相册。他问过裴珍映有没有拍烟花的照片,裴珍映说没有,他缠上去问为什么不拍,裴珍映亲了他一口解释没什么好拍的,他也没有追问,开始纠结自己拍的照片要不要删掉,犹豫到现在,时不时还会手滑翻到前几天他们的旅行合照。合照里的他大都标志性地闭着眼,搂住自己的人则在耍狠装酷,当然也有例外的,是他拍的裴珍映,旅途第一天的午夜,路灯昏暗,街上几近无人,裴同学跳起来挥着手笑,聚起了所有的光,撒了欢的开心。李大辉看得太专注了,加之身体有点不舒服,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注视,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

tbc


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下文,更没想到会接收到这么多喜爱,反正我很容易满足,有一个就很开心了!!而且自己篇幅短,内容少,还隔这么久,真诚谢谢点心心的各位。

旅途

狼辉






排队,进站,登上火车。

“你要坐里面还是外面?”

“嗯..外面吧。”



凭借着身高优势,裴珍映把两个人的行李安置好后,靠着车窗坐下来,看着拎着行李匆忙的人流。

他要离开这座城市了,本来短途旅游没什么感伤的,但两天的停留还是在心里落下了痕迹。转头看向身旁玩手机的人,他的男友,欲言又止。




就在两天前,已经持续了一周的旅行终于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发生了分歧,由于两人的固执最终妥协于分开行动,并且双方对此似乎都很满意。

安稳的一夜。清晨,裴珍映先醒来,他抬手关闭闹铃,然后看向身边似乎还是熟睡的人,就那样无声地看着,仿佛要把人看醒,没过多久,他轻轻地掀开被子下床洗漱去了。

裴珍映大概用了十分钟就把自己整理完毕了,他的旅行目标很多,尽管做了详细的计划,但他自己觉得还是有点赶时间。

背上书包出门前,他站在床边,扫视着床上那个还未睁眼的人,白色被子边露出了棕色的头毛,另一边则伸出了一条过分纤细的小腿。

他呼了口气,把身上的书包轻轻放到地上。

“起床吗,一起去吃早饭吧,我等你。”

裴珍映侧身躺在李大辉的枕头边,手轻柔拨开被子的一边,好让他的眼睛露出来。

床上的人眉头一皱,脑袋慢吞吞地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并未睁眼,只嘴里呜呜囔囔道:“不去了,我好困啊...”身体也为了表示拒绝在被子里扭了扭。

裴珍映见状,手安抚似的拍了拍正在扭动的人,“好,那我走了,房卡留给你,记得吃早饭,吃的时候报告给我。”

床上的身体又动了动,这次是在表达满意。整个身体都扭向裴珍映,抽出双臂敞开,“知道啦,来抱抱裴同学,我们晚上见,亲亲~”说着嘴巴也撅起来了,但眼睛依旧闭着。

这个人好可爱。

裴珍映起身把那两条裸露在外的胳膊重新塞回被窝里,淡淡吻了吻李大辉两边的眼睫,感受到睫毛的扑动,才慢慢下移,擦过鼻尖,轻轻贴了下唇,便笑着离开了。



独自旅行的过程,总是格外的迅速,然而这是裴珍映意料之外的。

独自一人在五分钟内解决了一碗沙冰消暑后,他发觉自己就只剩一个烟花表演没去看,现在太阳还没下山,地点就在这附近,但是表演晚上八点开始,还有两个半小时....



“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等公交回家,晚上蚊子好多,我得不停地动防止被咬,你呢?”

裴珍映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充满活力的声音,就想笑,那人无论住在哪,都称为家,可谓做到了四海为家。

他抬头望向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,说道:“可我已经被咬了,现在正在看烟花,好美...”

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嘲讽的大笑声,冲断了裴珍映的话,仿佛在给烟花配乐,他便也不吱声了,身边的喧嚣也被笑声打败,光剩下他静静地看,静静地听。

只有,被蚊子咬到的小腿,好痒哦。





裴珍映靠在窗边,看着手机,屏幕上是旁边人那天吃早饭的自拍,依旧闭着眼的老样子。此时旁边的人已经睡过去了,他总是很能睡。

火车座位底下扔着他们的背包,侧兜里,躺着一瓶没用多少的驱蚊水,还很新,是那晚李同学买的。



未完